HOME プロフィール
給女王寄挂號信,包裹之類要用ID卡對姓名地址頭像的物件請寫本名

ajisaihime

Author:ajisaihime
蠍座O型,月亮在獅子,上升在巨蟹
性別:乙女
居場所:canton
仕 事:正職-二次元?
兼職-誤人子弟
討厭一切醜陋的物體
分裂得很嚴重,但都掩飾得很好,ある意味の完美主義者與強迫症患者


屬性:エロ、ツンデレ 、傲驕、欺負喜歡的人、危險之戀愛好者

趣味:溫柔優雅又有腦的壞男生預設好感度有、美型控、反派控、年下向、口滑控、長髮向、逐漸雜食向、體育系退散、骯髒男去死、防腐、

病史:敗家、賣腎、吐嘈、口惡收斂中

特徵:朝から弱い、自己愛、大肠激躁症

常規:乙女向專攻、CERO D趣味、戰無發洩用
迷戀:高跟鞋 、香水、内衣吊襪 、

節操浮雲、爬墻上等!!
喜歡的有很多,愛的只有一個


****************

【新歡】
· 忙到沒時間去獵豔啦!

【舊愛】
· +∞

【經典】
·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3
· 金色のコルダ

【聲優】
· 本命:木内秀信、
· 好き:小野大輔、福山潤千葉進步
【音樂】
· 本命順位
Pachelbel:Kanon,
Mendelssohn:Violin Concerto op.64,
Vitali:Chaconne,
Bach:Suites for Solo Cello,
Wieniawski:Scherzo tarantella,
Vivaldi:The Four Seasons
【電視】
· Criminal Minds,sex and the city
【插畫】
· 本命:天野喜孝、Vincent Beardsley
· 愛しい:山田章博
【建築】
· Antoni Gaudí i Cornet



【讀書預定】
蔣勳的羅浮宮――――蔣勳
大脑、身体、原子和文化中不对称性的起源――麦克马纳斯(無限期停濟)
唐代的外來文明―――Edward H. Schafe(無限期停濟+1)

最近のコメント 年曆
Starry☆Sky 期間限定☆夏コミ記念キャンペーン中「星月学園出張学園祭」 Starry☆Sky ランダムコレクション「星月学園出張学園祭」 Starry☆Sky 期間限定☆夏コミ記念キャンペーン中「星月学園出張学園祭」
全ては愛のために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東のエデン公式サイト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Arcana Famiglia Photobucket 【Starry☆Sky ~in Autumn~ 応援中!】 【Starry☆Sky ~in Winter~ 応援中!】 【Starry☆Sky ~in Summer~ 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aromarie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攻略中
Photobucket
~異常執著敗家物~
Photobucket CK one summer2006限定 Photobucket Ceylon Loose Orange Pekoe Photobucket 敗家升呢的PEKOE春摘大吉嶺SFTGFOP1 Photobucket LALA應募VK語音鬧鐘(絕對會床的吧)
リンク 爪印用
次hit400 プレゼントがある...たぶん
最近の記事

flirt

誰かとの愛を選ぷことで、私の誇りを地に落さないでくれ
家有惡貓 カテゴリーの記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又要扯毛!

終于咬到上我身
3、4日咬了3、40顆
癢到爆,我有毛我都扯!
而且身上放了四包沙姜粉都還是咬
襪、褲袋放兩代了咬不到,就爬上頸咬
看來我要放6包
奇怪的是大部分都集中在左邊,難道左邊的血特別好味?
腿上一大堆包
看來今年夏天我是不用穿短褲了
嗚嗚,我的美腿Q口Q

女王家hime是虱過敏
看來女王我也是虱過敏了
咱們兩個都是毛髮又濃又密


另外還要每日喂貓吃葯
真是想到就頭痛
昨晚已經人貓大戰,女王還光榮負傷
想到喂一次已經這麽艱難,那葯可是要一天兩次啊orz|||||

虱子

星期六下午發現hime的后頸掉了一片毛
撥開一看居然有傷口還結痂了
然後頭頂、下巴都有不明的痂狀物和毛粘一起
嚇得我馬上急call醫生
可是醫生又不在缐
於是星期日整日只要一想到她有了什麽不明疾病就憂心忡忡

一落班回家就找醫生
第一句就問有沒有和其他貓接觸
這也正常,流血結痂當然是外傷引起
可是她除了一年前和別的貓打過架後就再也沒接觸過其他貓/人了
然後就要我找虱
翻了整個背都沒發現準備說沒有的時候被我在傷口附近發現有一芝麻大小的點點
想看清楚就爬走了!
好恐怖,之後又見到一大一小
最後的結論是有虱
於是我想起回家發現hime屁股那片以前被扯掉的毛又變大了
然後我在新扯掉的位置發現的小紅點就是虱子咬的啊!!

可惡的臭虱子!
我要全部毒死你們全家祖宗十八代!!!
居然敢上我愛貓的身!!!!

hime你要無事啊!!

1月初的時候就發現最近掉毛很多
月中突然發現舔毛時會扯自己的毛
後來去光景看,但那邊沒有儀器可以確診
開了瓶皮特芬
凃了5日就發現皮膚顔色變深
後來越來越深
再過幾日被我發現有皮屑
再後來連附近的毛都開始扯

今日帶去看醫生
醫生說皮膚沒破損或紅點,算比較正常
顔色變化可能是之前用藥導致色素沉著
最後結論是,可能是精神壓力大orz
因爲樓下來了只貓仔
而且我自己估計他開始扯毛的時間和貓仔來的時間差不多
不過這次大意了,以爲上次沒事這次都OK

不過有點皮屑,但都可能是過度添毛造成
但如果皮屑範圍大就要做刮片檢查了
回去帶頭圈或者穿衣服防止他過度舔毛和扯毛
另外發現有牙石,還有點牙齦紅腫,唉~!

之前曾經想過,雖然沒什麽可能性,但希望不治而愈
但今次看完都說沒什麽問題
希望能快點好啦

貓草戰爭

大概是今年暑假的時候開始,買了包貓草的種子
$5一小袋
當初看的時候覺得滿滿的一袋要种到何年何月
而且還擔心萬一自家的貓不吃,那不浪費了這$5?
結果,我簡直是杞人憂天

其實,我決定種貓草的原因是我家那貓什麽花花草草都不咬,專咬蘭花!!
還要吃完縂會吐一地嘔吐物
以前每年那盤蘭花都會開花的,但自從貓開始咬後就....
後來搬出陽臺休養了差不多一年後終于開出朵小花
結果被她看到,整朵花咬了下來....orz

於是我爲了改變蘭花可憐的命運
還有每次嘔吐物都是我打掃的可悲宿命
就開始種貓草
結果當然狀況大好
當初我是長到1Xcm高,有兩片葉的時候就摘下來給她吃的
後來我媽貪方便,教她自己上花盤吃
再後來,她就像吸毒吸上癮的人一樣
我種的速度都不夠她吃的快

結果,現在種出來
還只有4、5cm高的小幼苗
就直接葬身她血盆大口之下...T口T
最可恨的是,小小的貓草小朋友被她咬過後就不會再長了!!(ノ‵Д′)ノ ┴─┴
無論我藏在什麽地方種,她都會發現並且及時過去吃
我爸媽還要滿不在乎的稱讚她聰明!!
於是我就開始又躲又藏,像辦法用什麽東西遮蓋幼苗的戰爭
於是我在想要不要種點貓薄荷來分散她的注意力...

無聊亂塗鴉

剛從展館拿回來沒幾天的畢業設計之一——雜物盒
就榮升為貓窩
其實根本就睡不下
只是怕寂寞要粘着我=___,=

続きを読む

Photobucket
小姐~減肥啊!!
你聼不到雜物盒的哭聲嗎?

Photobucket
噗...
不優雅了...=-=


Photobucket
全世界都是我的~!!
誰敢跟我搶= =+

Photobucket
有妖氣!

Photobucket
哼...
小姐我就大方給你拍幾張吧

Photobucket
流口水........

【你怎可以这样呢?】 作者:占·韦利士(Jim Willis)

二零零一年,密西根州一名男子以七千美元刊登的全版广告:



当我还是一头小狗的时候,我的顽皮滑稽行径每每惹来你的笑声,为你带来欢乐。虽然家里的鞋子和枕头都给我咬至残缺不全,你依然把我视作你最好的朋友,甚至把我唤作你的孩子。每当到处捣蛋,你总会对着我摇摇手指说:「你怎可以这样呢?」不过最后你都会向我投降,闹着玩地搓我的肚皮。

你忙得翻天的时候,百无聊赖的我只好把家里弄作一团糟。我的无声抗议对你总是管用的。每晚睡觉前我都会跳到你的床上,倚着你撒娇,听你细诉自己的梦想和秘密。我们常常到公园散步、追逐,偶尔也会驾车兜兜风。有时我们会停下来吃杯冰淇淋──你总是说冰淇淋对狗儿的健康不好,所以每次我只能吃到雪榚筒。每天午后我都会在斜阳下打盹,准备迎接你回家。这些日子,我确信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渐渐地,你花更多时间在工作上,再花更多时间去找寻你的另一半。无论你怎样繁忙、怎样困恼,我都会耐心守候你,陪你渡过每个绝望心碎的日子,并支持你的每一个选择──尽管那是一个糟透的决定──无论发生什么事,每天你踏进家门,我还是会一样兴奋地扑向你,热烈迎接你回家。

终于你谈恋爱了,我为你感到无比的欣慰。你的她──你现在的妻子──并不是爱狗之人,对我这头狗儿总有点冷漠,但我还是衷心地欢迎她到家里来。对着她我也绝对服从,偶尔还会撒撒娇;我要让她知道我也很爱她。

后来你们添了小娃娃,我也跟你一样感到万分雀跃。我被他们精致的面孔、他们的一颦一笑摄住了。我真想疼一下他们,好象爱你般爱你的孩子,然而你和你的妻子却深怕我弄伤他们,整天把我关在门外,甚至把我关到笼里去。

你的孩子慢慢长大,我也成为了他们的好朋友。他们每每喜欢抓着我的毛皮蹒跚地站起来、喜欢用幼小的指头戳我的眼睛、喜欢为我检查耳朵、也喜欢吻我的鼻子。我尤其喜欢他们的抚摸──因为你已经很少触碰我了。有时候我会跳上他们的床,倚着他们撒娇,细听他们的心事和小秘密,一起静待你把车子驶进车道,回家的声音。我喜欢他们的一切一切;如有需要的话,我甚至愿意以自己的性命去保护他们。

我总是深信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我是如何如何爱你的和你的家人呢……这样的想法,令我最终成了「爱的俘虏」。

曾几何时人们问起你家里可有宠物的时候,你总是毫不迟疑地从钱包掏出我的照片,向他们娓娓道出我的轶事。不过,近几年有人问起同一个问题,你只冷冷的回答「是」,随即转向别的话题了。我已经从「你的狗儿」变成只是「一头狗儿」了。你甚至对我的开支变得吝啬。后来你的仕途来了个新转机,你极可能要到另一城巿工作,移居到一幢不许豢养宠物的公寓去。终于,你为「家庭」作出正确的抉择。可是,你可还记得我曾几何时就是你「家庭」的诠释?

你的车子出发了。我不知就里,在旅途中充满期待。终于我们抵达的是一家动物收容所。里面传来不只是猫儿和狗儿的气味,还有恐惧、绝望的气味。你边写着文件,边对那里的人说:「我知道你们一定可以为牠找个好归宿的」。看着你,他们耸耸肩,露出一个很难过的神情──对于这里的老犬最终会走的路,他们了如指掌;纵使老犬们身怀着各种各样的证书,又奈何。

你的儿子紧抓着我的颈圈,哭喊着:「不要!爸爸,求你别让他们带走我的狗儿!」你狠下心前去撬开他的小手指,直至他再也触不到我。我担心他,更担心你为他教的人生课:什么是友情、什么是忠诚、什么是爱、什么是责任、什么是……对生命的尊重!

你始终要走了。你躲开我的目光,最后一次轻轻拍我的头说再见。你礼貌地婉拒保留我的颈圈及拉绳,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知道你有你的期限,我也知道自己的期限将至。

你走了以后,收容所那两位好心肠的女士说,你既然早知道要离开这城巿,应该为我的未来作出打算。她们摇摇头叹息道:「你怎可以这样呢?」

这里的人整天到晚都忙得团团转。但倘若时间许可,他们总会抽空照料我们。在这里我食物不缺,可是这几天以来我已吞不下咽了。
最初每当有人经过这牢笼,我都会满心期待的跑过去,以为是你回心转意把我接回去。我多渴望这一切一切只是一场噩梦啊!后来我退而求其次,只盼望有谁会来救救我,或者只是关心一下我已心满意足了。更多更多的小狗被送到这里来,我这头老狗唯有撤退到最远的一角。可悲的是牠们仍天真活泼,似乎对将要面对的命运毫无知觉。

我听到她的脚步声,一步一步迎着我而来;我知道那一天终于来临了。

她带着我轻轻走过长廊,走进一所异常寂静的密室里。她轻轻抱我放在一张桌子上,揉着我的耳朵叫我不要担心。我清楚听到我的心因为预期即将发生的事而怦然跳动,可是同时脑里隐隐浮现一种解脱的感觉。

「爱的俘虏」时日无多了。但是本性使然,我还是为她担心。我能感到她肩上负着十分沉重的担子,就像我能感应你一切的喜怒哀乐一样。她淌着泪,温柔地在我的前腿套上止血带;我也温柔地舐她的手,犹如许多年以前我在你悲伤的时候安慰你一样。然后,她以熟练的手势把注射针插入我的静脉里。一阵刺痛以后,一股冷流走遍我全身。我开始晕眩,我感到倦了,躺下了。我看着她慈悲的眼睛,喃喃地说:「你怎可以这样呢?」

她好象理解我的话,拥着我连声道歉,并急忙解释她必须要这样做以保证能带我到一个更好的地方 -- 一个充满爱和光明、跟尘世不同的世界,在那里我不会再受冷落、遭遗弃、被欺凌,不用再到处闪躲,不需再自谋生存。

我用尽全身最后一分力气向她摇了摇尾巴,我竭力想她知道这句「你怎可以这样呢?」并不是对她说的,对象其实是你──我最爱的主人。我想念你。我会永远怀念你,永远等待你。我只希望你生命中的每一个人也可以同样忠诚的对待你。

别了,我最爱的主人。




作者按:如果这篇文章让你淌下感动的泪,我可以告诉你我当时也是边哭边写的,因为这是真实的故事,是千千万万个发生在美加动物收容所的故事。其中大部份被人道毁灭的宠物本来都是为人豢养的!

这篇文章受版权法保护,不过该法已列明所有人士可以在不牟利或非商业用途下发布或传播。所以恳请大家把这篇文章张贴在网上、动物收容所以及兽医诊所的告示板上,教育人们对待宠物的正确态度。

要知道为家里添一头宠物是生命里一个重要的决定,他们应该获得我们的爱及关心。倘若有一天你决定舍弃他们的时候,你必须为牠们寻找另一个好归宿。如需寻求协助,可到慈善机构或动物权益组织查询,这是你应有的责任。

敬请把这个信息传播给所有人。不要伤害宠物,或让牠们难过。这或许可以拯救到即使只是一只将被遗弃的宠物。

世上所有生命都是宝贵的。恳请各位负起自己的责任,停止杀戮,并为宠物进行绝育手术,以防止牠们过度繁殖,衍生出被遗弃的一群。--占·韦利斯

紧记︰若我们待宠物以爱,牠们也会无条件的爱我们。

一件很鬱悶的事囧

其實只是一個稱呼,並不是什麽大事,但我發現,只有我家是這樣
在我還沒有養這只貓之前,曾經幫別人照顧了大概一個星期的他們家的狗
他們家也是三口之家,有個比我大幾年的女兒
兩夫婦讓狗狗叫自己女兒姐姐

後來經過觀察,大家都是叫女兒,兒子做哥哥姐姐啊!
爲什麽唯獨我家娘叫我小主人orz|||||||||||||||||||||

很土就算了,最艱難的是,她每次這樣一說
我就會想起N年前女性向遊戲未普及的年代,我玩的一只男性向的AVG
講述的是XX世紀科技發達,電腦已經人性化,就是像CLAMP畫的小唧一樣的那種
某日,男主角撿到一個人形電腦素体,於是就自己修好了
於是每天放工回家,那個人形電腦都在門口等
“小主人你回來了~”TTTTTT血血血血TTTTTTT

每次我都條件反射到這一畫面!
多狗血啊!!

好7煩啊!!!( \"/)凸凸凸凸凸

對面本來已經有一個大概小學1、2年級的小女孩,年紀小小説話就老氣秋,很不喜歡!
前幾天,有個幼兒園年紀的小小男孩住進來,是那女孩的表弟。很討厭!!!( \"/)凸凸凸凸凸凸凸凸凸凸凸凸凸凸凸凸凸凸凸凸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超級討厭小孩,具體來説是讀中學以下的。
就連據説擁有“天使微笑”的嬰兒我也一樣沒感覺。
譬如和同學上街看到路人的嬰兒,同學都HC的叫“很可愛!>///<”,
又或者坐車時隔壁或前方有嬰兒對我“咯咯XD”的笑我也只想別開頭看窗外。

maybe是上輩子和小孩結怨了,
或者是我小時候被小孩欺負過,只是年紀太小我不記得,但我體内的天蠍座血液卻記住了。
而我尤其討厭哭閙的小孩!
而對面的那表弟就正正點中我的死穴。哦~是他的死穴才對!!


他表姐對我的貓也只是“喵喵”那樣,他竟然很沒禮貌的拍我的鉄門在那“貓貓”!!!貓你個死人頭啊貓!( \"/)凸凸
雖然他的不知那位馬上就來阻止,但我還是很生氣!
一點家教都沒有!!!

還有一點最令我憤怒的就是每天中午和晚飯後的時候縂會很準時的哭!!!凸凸( \"/)凸凸
真想沖過去抓起他衣領就兜巴星,打到他臉腫就直接灌藥毒啞巴他!!
那樣就耳根清靜了!

絕育日記5

今天是術后第2日,皇上竟然自己將刀口的縫綫全舔走了囧||||||||
可能扯下來的時候自己太用力,刀口有點滲血,但已經凝固了。

唉~手術那天麻藥過後吃了點東西有點氣力就開始舔傷口。
第一天上午刀口縫綫的兩個結還在,
下午的時候就變成一個了,
晚上再看的時候最後那個已經被他扯了一半出來,
今天第2天,沒了!

救命!你舔也不要緊,千萬不要發炎就好!
原以爲第2天可以不用開空調給他了,結果看到刀口變成這樣還是馬上開

絕育日3+4

淩晨3點,終于吃東西了。
先是搖搖晃晃的去喝了第一口水,然後走到隔壁的食碗聞了一陣子就開始吃了,終于咬得動那些魚了=___,=
我看他吃完了,就再用微波爐叮了一些熱的給他,吃了一半就去睡覺。
4點的時候有點力氣竟然叼小熊[他的玩具],難道想和我玩=口=|||||||||||
後來又將剩下的一半吃掉。

到爸媽他們起床的時候,就趁他們二老不注意馬上跳上窗臺了。
中午的時候已經可以和平時一樣用很沒儀態的動作睡覺了。
下午還咬我的手!明明昨晚還一副死貓的樣子

現在只有傷口不發炎就沒事了




——AM 00:30——
啊啊~hime的耳朵剛才像平時一樣很靈活的動了!!
剛才我用手給她額頭搔搔,讓他舒服一點的時候,手碰到他耳朵的毛,於是他像平時那樣晃了晃!那就是説麻藥又過了一點。到現在爲止都沒有這樣晃過的!
那如此類推,大概明早或者清晨的時候應該麻藥也過得7788了吧。那明天早上應該可以吃東西了。
這小祖宗後來又嘔了兩次,但水也不喝飯也不吃,后半身都凹下去了,一家人都為她擔心。
現在他在我床邊的角落以半卷縮的姿勢睡覺,好像很辛苦的姿勢。




おみくじ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