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HOME プロフィール
給女王寄挂號信,包裹之類要用ID卡對姓名地址頭像的物件請寫本名

ajisaihime

Author:ajisaihime
蠍座O型,月亮在獅子,上升在巨蟹
性別:乙女
居場所:canton
仕 事:正職-二次元?
兼職-誤人子弟
討厭一切醜陋的物體
分裂得很嚴重,但都掩飾得很好,ある意味の完美主義者與強迫症患者


屬性:エロ、ツンデレ 、傲驕、欺負喜歡的人、危險之戀愛好者

趣味:溫柔優雅又有腦的壞男生預設好感度有、美型控、反派控、年下向、口滑控、長髮向、逐漸雜食向、體育系退散、骯髒男去死、防腐、

病史:敗家、賣腎、吐嘈、口惡收斂中

特徵:朝から弱い、自己愛、大肠激躁症

常規:乙女向專攻、CERO D趣味、戰無發洩用
迷戀:高跟鞋 、香水、内衣吊襪 、

節操浮雲、爬墻上等!!
喜歡的有很多,愛的只有一個


****************

【新歡】
· 忙到沒時間去獵豔啦!

【舊愛】
· +∞

【經典】
·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3
· 金色のコルダ

【聲優】
· 本命:木内秀信、
· 好き:小野大輔、福山潤千葉進步
【音樂】
· 本命順位
Pachelbel:Kanon,
Mendelssohn:Violin Concerto op.64,
Vitali:Chaconne,
Bach:Suites for Solo Cello,
Wieniawski:Scherzo tarantella,
Vivaldi:The Four Seasons
【電視】
· Criminal Minds,sex and the city
【插畫】
· 本命:天野喜孝、Vincent Beardsley
· 愛しい:山田章博
【建築】
· Antoni Gaudí i Cornet



【讀書預定】
蔣勳的羅浮宮――――蔣勳
大脑、身体、原子和文化中不对称性的起源――麦克马纳斯(無限期停濟)
唐代的外來文明―――Edward H. Schafe(無限期停濟+1)

最近のコメント 年曆
Starry☆Sky 期間限定☆夏コミ記念キャンペーン中「星月学園出張学園祭」 Starry☆Sky ランダムコレクション「星月学園出張学園祭」 Starry☆Sky 期間限定☆夏コミ記念キャンペーン中「星月学園出張学園祭」
全ては愛のために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東のエデン公式サイト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Arcana Famiglia Photobucket 【Starry☆Sky ~in Autumn~ 応援中!】 【Starry☆Sky ~in Winter~ 応援中!】 【Starry☆Sky ~in Summer~ 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aromarie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攻略中
Photobucket
~異常執著敗家物~
Photobucket CK one summer2006限定 Photobucket Ceylon Loose Orange Pekoe Photobucket 敗家升呢的PEKOE春摘大吉嶺SFTGFOP1 Photobucket LALA應募VK語音鬧鐘(絕對會床的吧)
リンク 爪印用
次hit400 プレゼントがある...たぶん
最近の記事

flirt

誰かとの愛を選ぷことで、私の誇りを地に落さないでく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何があっても、お前を守るから――Knight理一郎

Photobucket

其實自己並不是那種可以忍耐不看repo的人
而且也不是那種看了全CG,看了劇透就會對覺得怎麽樣的人
所以,事前還是看了喜歡角色的劇透

然後知道最後的那個理一郎並不是一開始的那個小學生理一郎,而是10年後的理一郎
而且還是另一個時空的10年後的理一郎
於是我就糾結了,那個沒有6年級起的記憶的對方
我要怎麽喜歡他orz

在玩的時候也在暗暗擔心
這個既是他,又不是他,既有共同回憶,又沒有某些回憶的設定
真是一個不小心搞得不好,實在是變雞肋的硬傷啊

結果我就是一邊擔心一邊玩
到了10年後的世界的理一郎,完全沒有代入感
他會素直的道歉,素直的道謝,完全不是那個蹭得累理一郎
一直說着お前を守るから
但是在需要最擔心的時候卻不在身邊
直到和他來到另一個世界,看到13嵗的我的車禍
看住他裏撕心力竭,近乎迷失自我的脆弱
直到看到他在雨中痛心疾首的低吟
用身體仿佛被輾斷的悲痛聲音?出一直以來的絕

我才終于,和這個10年後的理一郎同步
才終于喜歡上這個即是他又不是他的理一郎
直到這時,我才放下了對IF的擔憂

理一郎真的不愧Knight的封號
即使不斷穿越時空到暈倒,即使面對無數次最愛的她遭遇車禍
他還是堅持一次又一次的到不同的時空
希望籍由蝴蝶翅膀的小小改變,能夠掀翻她恒久不變的悲劇
於是,他愛的究竟是誰?
還是說,他只是執着於改變這個命運而已?
還好最後,他終于發現自己喜歡的只是眼前的這個撫子

可是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命運
才剛剛感覺到他雙唇傳來的?度
緊緊擁抱的兩人又要分開
私の隣は、あなたじゃなきゃダメだもの
無論怎樣哀求,怎樣呼叫着那個人的名字
隔着防彈玻璃的聲音,永遠都傳達不到那個人的耳邊

回到10年前的撫子,似乎終于避過了那既定的宿命
而10年後的理一郎的記憶和第一次感受到相戀帶到的痛苦似乎也在時空轉移的時候遺失在某個角落
10年後,理一郎拿出映着月光的指輪說出小時候的約定
你說,即使我與世界為敵,即使我變成犯罪者,你還是我的味方
那麽――――

何があっても、お前を守るから


一瞬,似乎有什麽早已忘記回憶和那張臉在心中深不見底的地方出現

何があっても、お前を守るから
何があっても、守るから
何があっても、味方でいるから


=========================================================================

我真的超討厭歸還ED
那個理一郎並不是那個理一郎啊喂!!!!!!!!!!! Q血Q
因爲我是先打了殘留ED再打歸還ED
結果將我虐死了!!!!
然後突然想起特別授業結束之後神賀好像有說過
最重要的是現在之類的話...............[遠目]



下面是會瞎眼的大劇透,請各位小心服用

理一郎小時候是個蹭要死的小孩
說要遲到先走了,但還是走了一段會回頭提醒出神的撫子要遲到
這種淡淡的不願表露出來的溫情大概就是所謂的幼馴染吧
就連神賀老師都說如果你參加特別授業的話,加納君一定也會參加的
從小開始無論做什麽都理所當然的在一起,對方就已經像是家人一般的存在
沒有其他角色一樣甜甜的休日約會
理一郎的休日只是和撫子一起做功課,一起看幼稚園時代的畢業照
沒有什麽激情,就連起承轉合都是那麽的平緩
就像茶室裏清幽寧靜的空氣,偶然有茶杓在茶碗中攪打時規律的節拍
教人安穩得想就此睡去


很小時候,理一郎有次和附近的小孩吵架,結果被打飛了出去
撫子爲了袒護理一郎和對方打起來,結果也受了傷
從沒見過血的小孩嚇得逃走掉
理一郎哭了,不停的道歉,「沒必要爲了我這樣,沒必要爲了我」
「私はなにがあつても理一郎の味方なんだよ」
いくつになっても、だれが理一郎の敵になっても、私は絶対理一郎の味方でいる……」
結果當撫子提起這個,理一郎只是否認,那個只是小孩子的口頭約定,撫子就表示,自己的決定沒有改變,就算理一郎變成罪犯,自己還是理一郎的味方。
理一郎只是很溫柔的抗議,不要隨便將人變成罪犯,並且表示,忘記約定的是撫子才對


直至課題結束,BISHOP出現,這種平衡才被打破
撫子被帶到了10年後的世界
因爲量子傳送是以撫子的身體為坐標,將10年後的撫子傳送過去
於是有心會的人,將撫子的身體搶過去了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夢中的那個世界
理一郎依然在她身邊
但這個理一郎並不是一開始的那個理一郎
而且還是另一個時空的,10年後的理一郎
10年後的理一郎,和撫子共有的,只有小學6年級前的回憶
他會素直的道歉,素直的道謝,完全不是那個蹭得累理一郎
但他還是保有那個小學生理一郎的那種淡淡的關懷
譬如,他會在晚上打電話給撫子,雖然聊的是小時候的種種醜事
但對於身為人質,被限制自由,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麽事驚魂未定的撫子來説,這是最好的安慰,不需要任何言語

不久,撫子被帶去見有心會的代理首領――長
撫子是用來威脅king的王牌,政府是否解體對於長來説並不重要,他只要用撫子來換回真正的首領
當然,有可能會發展成電視劇那樣,先是剪下頭髮,然後是拔下指甲,再接下來就可能是身體的某一部分……
在孤立無援的有心會中,撫子知道,這裡沒有任何友軍,就連記憶中的寅之助也粗暴的抓住自己的手腕

在理一郎來看望撫子的時候,她第一次對他生氣了
一直說着無論怎樣都會保護自己的理一郎
在最需要最擔心的時候卻不在身邊
理一郎將帶撫子到外面散步
兩個人像小時候一起手牽着手
撫子說就像小時候一樣,理一郎跟她約好了,即使長大後互相有了新的朋友,但對方還是自己的青梅竹馬
但這邊的卻否定了,並且跟她道歉,在她最需要自己,最痛苦的時候,自己沒在她身邊
撫子第一次發現,就算有着小時候的共同回憶,這個理一郎並不是自己認識的理一郎

即使理一郎有着政府那邊偷盜出來的精確技術
但不斷的穿越時空,對身體還是帶來損害。在不久的一次會面時,理一郎在撫子面前暈倒了
過勞,睡眠不足
理一郎在夢中不斷的叫着撫子的名字,不可以…不能去…!
他緊緊的抓住她想喚醒他的手
撫子不能從他口中問出他如此勞累的理由
與你無關。他說出了最殘酷的話
無論她怎麽哀求,他只是安慰她
因爲是青梅竹馬,因爲總是在一起,所以他明白她在想什麽
但撫子卻不知道眼前這個男人,這個一直在一起的青梅竹馬的心思

在終夜的幫助下,撫子找到理一郎的住處
但看到的,卻是和自己當初一樣,半透明的樣子
終夜在背後推了一下,並留下一句要坦誠的面對自己的心意
然後,撫子到了理一郎的所在的另一個時空

在廢屋中,他們互相取暖,
傍に来い,他安慰在雷雨中的撫子
聼着理一郎心臟的節拍撫子想起了終夜的話,那是因爲你喜歡上了理一郎
對於理一郎騙自己時空轉移沒負擔的話,相處多年的撫子一眼就看出
如果自己也像理一郎那樣突然失去對方的話,一定會和現在的理一郎一樣,無論發生生麽事,一定竭盡全力的尋找解救的方法,就算毀滅世界,就算與世界為敵
她不願去想那個如果
撫子終于明白終夜的話,自己喜歡上了,這一個理一郎
「理一郎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人」
她鼓起勇氣的告白卻被他誤解
但同時也明白,這個理一郎眼中並沒有自己
眼中的看到的究竟是哪一個「撫子」,他愛的究竟是誰?
還是說,他只是執着於改變這個命運而已?

那是她發生車禍前的一刻
他抛下她跑到車禍的13嵗的自己身邊
她看住他裏撕心力竭,近乎迷失自我的脆弱
直到看到他在雨中痛心疾首的低吟
用身體仿佛被輾斷的悲痛聲音說出一直以來的絕望
何回も、何十も、何百回も……
お前のいる时空に飛んで探した。
けれど……方法は見っからなくて、
いつもいつも繰り返される
即使不斷穿越時空到暈倒,即使面對無數次最愛的她遭遇車禍
他還是堅持一次又一次的到不同的時空
希望籍由蝴蝶翅膀的小小的改變,能夠掀翻她恒久不變的悲劇
……お前を、失いたくないんだ
她看着他眼瞳中的自己,隱約聽見他心中的悲鳴和眼淚
直至這個時候她才發現,在那天自己質問他
在自己最需要,最痛苦的時候你爲什麽不在,是如此的殘酷

撫子用盡全身的力氣去擁抱理一郎
傳遞給他言語訴説不到的心意
理一郎抗議她靠得太近,會讓自己誤會
撫子再重申,理一郎對於自己來説,已經超越了家人、朋友,或者青梅竹馬的意義了。自己甚至妒忌理一郎眼中的那個自己
理一郎那笨蛋居然太震驚反問撫子究竟明不明白自己在說什麽(嘆氣
最後,她終于將自己的思念傳達出去
互相抵着對方的額,溫柔的笑着
理一郎並不是因爲撫子的事故才被她束縛着,在小學的時候他已經執迷于她
他沒有將她當成青梅竹馬,而是當作一名女性來看待,早在12嵗的時候
她終于從他眼中看到真正的自己
理一郎,和鷹斗比單相思的時間你不會輸呢,10年算個屁哦XDDD,怎麽說你都比他多幾個月嘛 XDDD <喂


根據終夜的提示,撫子車禍的轉機在一年前,量子的變量發生奇怪的變化
他們回去有心會尋找更多的綫索
原來理一郎當初是政府那邊的人
明明是最末端的警備隊一員,卻被賜予了只有領導層才有的封號――Knight
後來不滿政府的理一郎憑自己的封號和ID識別卡偷走了政府的科技
然後去了有心會,以此為交換和長定立契約,要求有心會協助尋找撫子的身體
並且保護她,所以理一郎才會信任有心會,認爲那是最安全的地方
說到底,理一郎還是在安裕的環境下成長,被姐姐欺負,偶爾和青梅竹馬鬥嘴
世間的險惡還是超出他的想象,等待他們的只有有心會的背叛和長迎頭而下的長棍
撫子還是被関回最初的那個房間
後來政府來搶人,理一郎趁亂和撫子逃出來
撫子說明明說了不要來救我,如果理一郎因此發生什麽事的話!
約束、いたから
小時候,在撫子爲了保護理一郎受傷的那個約定
同時,理一郎也跟撫子定下約定
「お前が、俺の味方でくれるように。
俺は、お前を守れるくらいに強くなる。
……約束、するよ」
「世界を敵に回しても、たとえ絵俺が犯罪者になつても、お前が俺の味方でいてくれるつて、言うなら。俺は……」
「――何かあつても、お前を守るから」

其實,撫子一直都記得
她將臉埋進理一郎的胸口,無視理一郎對她抱太緊的抗議
理一郎同樣的用力抱回去,這次輪到撫子抗議,雖然是抗議,她手中的力道還是沒放鬆
最後,他終于明白,自己想保護的是眼前的這個撫子,自己喜歡的只是眼前的這個撫子
雖然那個約定是他與2020的撫子的約定,而2010的撫子也與2010的理一郎有過約定
然後,理一郎再一次與眼前撫子約定
無論發生什麽事,即使與世界為敵,只要撫子是是我的味方的話。
那麽,無論怎樣,我都會保護你


可是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命運
才剛剛感覺到他雙唇傳來的溫度
緊緊擁抱的兩人又要分開
私の隣は、あなたじゃなきゃダメだもの!
無論怎樣哀求,怎樣呼叫着那個人的名字
隔着防彈玻璃的聲音,永遠都傳達不到那個人的耳邊
理一郎堅決要送撫子回10年前的世界



張開眼發現滿眼焦慮的小學生理一郎
還有因爲自己突然暈倒而聚集過來的老師學生
時間停滯已經解除了
拉着自己要去醫院的手還是和自己一樣,小小的,溫暖的
站起來還是相差無幾的身高
撫子的眼淚靜靜的流了下來,理一郎伸手拭去她臉上的淚水
「バカ!理一郎のばか!」
撫子只是匐在理一郎的肩上,無視周圍的人盡情地哭
羞恥也好,丟臉也好,怎麽都無所謂了
與那個世界的理一郎有着相同溫度的胸口,相同的氣味,一切都那麽的讓人懷念
她只是在哪裏不停的重復那個重要的名字
然後因爲量子的作用,那個世界的記憶和第一次感受到相戀帶到的痛苦似乎也在時空轉移的時候遺失在某個角落
回到10年前的撫子,終于避過了那場既定的宿命

而10年後,理一郎拿出映着月光的指輪說出小時候的約定
你說過,即使我與世界為敵,即使我變成犯罪者,你還是我的味方
那麽――――

何があっても、お前を守るから

撫子與理一郎的聲音重疊在一起
一瞬,似乎有什麽早已忘記回憶和那張臉在心中深不見底的地方出現
悲哀,痛苦,但又愉快的記憶,


何があっても、守るから
何が あっても、味方でいるから






如果是殘留ED的話,時空轉移的時候撫子會掙脫那些技術人員跑回理一郎身邊
兩個人穿越到另一個時空,然後發現撫子車禍前的一年,一定會與一個外國人見面
於是兩人阻止了這個撫子與外國人見面,1年後的撫子並沒有發生車禍
兩人決定去10年後的世界,發現這個世界沒有崩壞,於是回家看看什麽情況
可憐理一郎一進門就被姐姐嘲笑“你那身是什麽cosplay衣服啦!”
然後兩個人就這麽住了下來成爲平凡的大學生
嗯~おわり <喂!!!!

COMMENT

EDIT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

おみくじ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